你好!欢迎来到盐城娱乐新闻网!

注册 登陆
当前位置:主页 >> 明星

魔动苍玄 第八十三章 针锋相对

来源:盐城娱乐新闻网 浏览数:0次查看 发布时间:2020-01-22 06:35:56

【导读】魔动苍玄 第八十三章 针锋相对狼狈!只有这两个字,才能形容此时此刻的严庆凌,只见他单手捂着胸口,脸色铁青的跌坐在门口地面之上,嘴

魔动苍玄 第八十三章 针锋相对

狼狈!

只有这两个字,才能形容此时此刻的严庆凌,只见他单手捂着胸口,脸色铁青的跌坐在门口地面之上,嘴角甚至是渗出了一丝的碧绿鲜血,正在不断咳嗽着。

这一幕,让一旁观战的几人目瞪口呆,他们怎么可能会感觉不出两人之间武息强度的差别,可是没想到,结果落差竟然是这等的巨大。

“庆凌师兄!”

随同严庆凌来的几人纷纷惊呼,立马是上前想要扶起有些气短的严庆凌。

“混蛋,我还没死,不用你们扶!呼哧,呼哧……”嘴里喘着粗气,气急败坏的严庆凌伸手一扫,直接是扫开了几人想要扶起他的手。

“怎么会这样。”

严庆凌此刻脸上除了痛苦之外,更多的还是不可置信,一股浓烈的羞辱感在他内心狂燃不休。

他不是只有武士一星吗,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攻击力和速度?!

难道他身上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那双眼睛……是怎么回事!”

看着幽旷那双眼逐渐褪去的血红,严庆凌不由得内心赫然一震。看来自己此战之所以会败,跟这双会转变颜色的眼瞳应该有着很大的关系了。

“幽旷,今日之辱我严庆凌记住了,我不会放过你的,走着瞧!”扔下这句话之后,严庆凌一抹嘴角血迹,举步朝着大门旁边不远处的云梯方向走去。那随行的几人在面面相觑之后,也都是随着严庆凌脚步离开了去。

“这样就想走了吗?”幽旷怒然喝道。

脚步一顿,严庆凌转过了身子:“不然你还想怎么样,将我羞辱得还不够吗?”

“羞辱?”

幽旷眼睛如同一把利剑一般,似乎能够将人的心直接刺穿“别忘了,刚才是谁说要对我指教指教,还忽然出手攻击的?现在便宜没占到,还说我羞辱你?”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黑水宗内弟子无故向同门出手,将会受到一些惩罚,而且这惩罚还不轻!走,我现在就要你跟我到执法堂说个理,你凭什么对我动手!”

执法堂是黑水宗设置用来维持秩序的一个分部,里面的成员虽然不多,却都是拥有着绝对的实力与权利,是一个在五大殿之外独立的分部组织,不属于五大殿任何一殿所管辖,只直接听命于宗主。真说起来,执法堂地位并不比五大殿殿主低,反而是因为手握重权还要高出一些。

刚才严庆凌出手招招凶悍,明显是不留余地,幽旷实在是没有必要给他留任何情面。

“你……,你敢!”

“那我问问你,同为黑水宗弟子,我为什么不敢?”

针锋相对之下,此时此刻,严庆凌竟是紫着一张脸,忽然感到一阵语塞,连怎么反驳都不知道。

真要按照黑水宗的规矩说起来,刚才确实是他的不对,只是让严庆凌没想到的是,幽旷似乎今天才到这黑水宗报道,竟是对黑水宗的规矩这般了若指掌。

“同为黑水宗内殿弟子,可笑,真是可笑,哈哈哈……”便在此时,一道略显狂傲的大笑之声响起。

众人回头一看,只见一名同样身着火红服饰,外貌中年模样的粗旷男子由远处云梯方向,缓缓朝着众人所在方向踏步而来。看似缓慢,然而中年男子却是在几个眨眼的功夫,便已经是来到了严庆凌等人的身旁。

这个人!

在看到这名粗旷中年男子的第一眼时,幽旷的心便是‘咯噔’一下,那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自己跟这个人并不是第一次见面!

那是在经历过生死一线之后,才能够激发的敏锐直觉。

“呼延堂主!”

一见来人,刚才还满脸紫青的严庆凌立马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神情,他与旁边跟随的几人,此刻都是朝着来人跪拜而下。

几名外门弟子虽从来没有见过来者,但一见连严庆凌都要向其行跪拜之礼,立马是不敢怠慢,也是纷纷朝着来者跪拜而下。

黑水宗金木水火土五大殿,各自又是拥有着五个分堂,依照严庆凌对来者的称呼,这个人,极有可能便是火之殿其中一个分堂的堂主。

“赫,呼延霸,原来是你。”

一见来者,原本一直持观视态度表面静默不语的宇文晓,此刻却是冷笑一声,道:“刚才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来者,正是火之殿第五分堂堂主,呼延霸。

“呼延霸!”

在宇文晓叫出这个名字的第一时间之内,幽旷便是立马反应了过来。呼延霸,不就是在幽族出手想要将他击杀的那个武魁强者!

这可真是冤家路窄,没想到一抵达黑水宗,竟然接连冒出了两个生死仇家,看来以后在黑水宗的日子,可得小心步步为营了。

没有注意到幽旷脸上那急剧变化的神情,呼延霸先是看了宇文晓一眼,而后似笑非笑的说道:“什么意思?赫赫,宇文晓,我想问你,你们青木殿,究竟还有没有将黑水宗,将宗主大人给放在眼里了?”

“宇……宇文晓……”

此时此刻,严庆凌与刚才那几名出手刁难的外门弟子,同时是动作有些僵硬的转过了脑袋,几双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刚才这名,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一句话的俊朗男子。

他……,他……,他是宇文晓?

那个号称五大殿主之下第一人,黑水宗青木殿主‘黑水木首’平生最得意的入室嫡传大弟子,宇文晓?!!!

此刻这几人简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还能再白痴一点吗?自己刚才竟然在这种人物面前,干出了那样荒唐的事情,怎么还没有被宇文晓一巴掌给扇死啊。

就算是这个时候出现的呼延霸,在宇文晓面前也根本就算不得什么,毕竟前者是火之殿五大堂主之中实力最弱的,而宇文晓,实力可是真真正正直逼五大殿主的存在啊。

“如果是这个的话,确实没有。”

对于呼延霸这莫名其妙的问罪说法,宇文晓却是笑了笑回道。

“你!”

呼延霸没想到宇文晓竟然是给出了这样的一个回答,顿时是抬手指着宇文晓,一阵怒火狂燃。

“黑水宗还有宗主大人,本人就不是放在眼里,而是要放在心里,像你们火之殿这种目无宗规的内殿弟子,才是真正没有将黑水宗和宗主大人放在心里才对。”宇文晓看着严庆凌等人,不卑不亢的朝着呼延霸回道。

“目无宗规?哈哈哈……”

呼延霸闻言,却是仰头哈哈大笑而起,“这个秽凌城幽族的小子,本来就没有资格称为黑水宗内殿弟子,是你青木殿无视宗规在先,我火之殿弟子又怎么能算违反规定!”

“我青木殿无视宗规?”

宇文晓凝视呼延霸,眼中怒火显而易见,“呼延霸你给我说清楚,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这般冤枉于我青木殿,我宇文晓此时此刻完全有理由对你出手,再交由执法堂处置!”

“赫赫,少在这里给我摆威风。”呼延霸冷笑,“成为黑水宗内殿弟子的条件是什么?宇文晓,你不会连这点都不知道吧?还没有通过内殿考核便随意将内殿弟子的令牌交人,宇文晓,这件事真要闹到执法堂,你青木殿难辞其咎!”

闻言,宇文晓眉头顿时微微一皱。

呼延霸说得没错,如果严格说起来,除了黑水宗宗主之外,其他人是没有资格和权利去赐予任何一个人‘内殿弟子‘的称号,最多,也只是五大殿主才有权赐予的’内门弟子‘地位。

想要成为一名内殿弟子,首先这个人必须是黑水宗的内门弟子,而且,还必须得通过五大殿共同设立的考核项目,全部通过了才能真正算得上是黑水宗的内殿弟子。

毕竟内殿弟子可是黑水宗未来真正核心部分的存在,对于内殿弟子的选取,自然是马虎不得。

“怎么样,我说错了吗?”

看到宇文晓被自己堵了个哑口无言,而且还是在这些个小辈们面前,呼延霸心中顿时一阵无比的舒坦,看向前者的视线当中,也是多出了一抹的戏谑。

“你也别说我呼延霸不给你商量的机会,只要你在我面前向我低头认个错,今天这事,我还是可以考虑就这么算了的。”

“你……,你……”

脸上一阵青紫交替,宇文晓此时心中着实是一阵怒火中烧,却又是无可奈何。

如果真闹到执法堂的话,自己丢脸事小,要是损及师尊脸面,那可就真是他宇文晓大大的罪过了。

一想起之前那火之殿殿主‘黑水火首’在师尊面前,那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模样,宇文晓胸口便是堵着一口气,现在又被呼延霸这混蛋抓了小辫子,当真是恼火。

‘难道真的要向着混蛋低头认错?’

宇文晓皱着眉头,一时之间却也想不出什么其他办法来。

就在这个时候,从呼延霸出现便一直站在原地静默不语的幽旷,忽然是开口说话了。

“不是内殿弟子又如何,我幽旷已经乃是经过青木殿主钦点的内门弟子,也已经算是黑水宗真正的一员,请问呼延堂主,我幽旷初来乍到,究竟犯了什么错误,火之殿的内殿弟子严庆凌,凭什么无缘无故向我出手?难道,是因为我仅仅只是一名内门弟子么?

而且内殿弟子的测试就在这几天,将令牌暂时给予我保管,是因为青木殿主认为我必定能够通过考核,对我寄予厚望,想要用令牌激发我的信心而已,何来私自赐予一说?请问各位,刚才你们又哪一只耳朵听到我说自己是内殿弟子了?我只是将这令牌取出来给你们观视了一下而已。”

幽旷垂下视线,看向了那几名守门的外门弟子,“你们说说看,是不是这样?”

惠州妇科医院
脑血栓服用通心络怎么样
腰间盘突出症状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