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盐城娱乐新闻网!

注册 登陆
当前位置:主页 >> 音乐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第448章网络

来源:盐城娱乐新闻网 浏览数:0次查看 发布时间:2020-09-27 03:30:45

【导读】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448章徐丽珠单独同陈兴坐在车上,刚才车上还有陈兴的司机和秘书,这会就剩两人,孤男寡女,即便没有什么,也总会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448章

徐丽珠单独同陈兴坐在车上,刚才车上还有陈兴的司机和秘书,这会就剩两人,孤男寡女,即便没有什么,也总会让人有点暧昧的气息,瞥了陈兴一眼,见陈兴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徐丽珠也没再乱想,手上拿着这次招商引资的资料,徐丽珠整理了一下,想了想,道,“陈书记,我觉得以后我们还可以多举办一些定向的招商推介会。复制址访问”

“恩?”陈兴转头看了徐丽珠一眼。

“我是说比如说咱们针对食品行业,举行专门的招商推介会,又或者针对旅游业,举行专门的招商推介会,就是有专门的针对性。”徐丽珠道。

“这个可以。”陈兴点了点头,举办定向招商会,这种做法也已经很常见。

“不只是定向的招商推介会,类似像这次的招商会,以后市里也要多举办,不只是在南州,更要走出南海省,到省外去,甚至可以考虑走出国门,多引进外资。”陈兴说道。

“咱们望山市实际利用外资的水平一直很低,像我们望山这样的小山城,对跨国企业基本都没什么吸引力了。”徐丽珠摇头笑道。

“有没有吸引力不是我们自己怎么想,而是看我们怎么做,不走出试试,怎么会知道结果?”陈兴笑道,“现在望山在国内基本上没什么知名度,除了咱们省内的人,你到了省外,一说起望山,很多人都不知道这是哪里,属于哪个省份,这就是咱们城市推广做得太差了,这方面,得多下点功夫。”

“陈书记,咱们市里的财政一直都是紧巴巴的,哪里还有多余的闲钱去做推广,我看很多城市确实也都在央视做城市广告了,但那对咱们望山未必有用,再说这样一笔开销可不小,市里估计是拿不出这笔钱来的。”徐丽珠摇头道,她不是市长,但对市里的情况,徐丽珠也不是不清楚,财政上的窘迫,让望山市不可能做太多的事情,只能集中财力优先保证一些重点基础项目的投资建设。

“财政不好,那就更加得开源节流了,城市推广,我觉得很有必要,特别是对望山这种本身没有任何知名度的城市,我们要让更多的人知道这里,再说望山山清水秀的,咱们也能打一张旅游名片嘛。”陈兴笑了笑。

“陈书记,市里现在有些地方连工资都发不出去了,还节流呢,想节估计都没地方节。”徐丽珠撇了撇嘴,刚说完,猛的意识到坐在身边的是市委书记,并不是分管招商工作的副市长许斌,徐丽珠小脸微微一白,她和许斌讲话比较随意,都有点习惯了,这会却是忘了旁边是陈兴而不是许斌。

见陈兴似乎没有在意,徐丽珠才悄悄松了口气,这位新来的陈书记看来一直都是表现出和善的一面,但实际是怎么回事,可就没人清楚了。

“哪些地方连工资都发不出去?”陈兴没在意徐丽珠说话的口气,却是在意徐丽珠说的话,他这个新任书记对望山市的了解还只是停留在表面上,很多事情都还不清楚。

“市里的单位,倒都还好,保证工资和福利肯定都没问题的,但快到年底了,个别单位估计还是发不出年终奖,不过比起下面的地方,市里还是很不错了,像沟山县和榆北县,这两个地方,很多连平常的工资都发不出去,就我所了解的,一些乡村学校的教师,工资被拖欠了大半年的都有,财政没资金,县里也没钱给他们发工资,指望着市里的拨款,也不现实。”徐丽珠说道。

陈兴听着徐丽珠的话,神色严肃的点了点头,他知道他如今所了解的望山,都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望山市的情况,他需要了解的还有太多。

想起去南州前,李开山来找过他,说起财政上的事,陈兴如今听徐丽珠说,知道李开山当时也不是故意叫穷,而是望山市的真实情况就是如此,财政收入少,决定了市里做什么事情都捉襟见肘。

“发不出工资的,就得想办法,没有工资,让人家日子怎么过?”黄海皱着眉头,“市里要节约开支,想要想办法的话,总能有办法。”

陈兴说着,转头看了徐丽珠一眼,“听说市里的招待应酬都是放在新城酒店?那是五星级酒店,每次招待的花销都不小,这就是纯属浪费纳税人的钱。”

“这……这我就不敢妄加置评了。”徐丽珠吓了一跳,涉及到新城酒店的事,她可不敢乱说什么,一不小心就会祸从口出,不知道陈兴是不是听说了什么,还是无意间说的一句话,徐丽珠转头看了看陈兴,见陈兴也在看着她,徐丽珠神色微怔,赶紧道,“陈书记,可能是新城集团为咱们市里做了很大的贡献,所以市里的领导为了他们捧场,所以才会把招待应酬都放在新城酒店。”

“是吗。”陈兴不可置否的笑笑,他还记得李勇所打听到的望山三大害的事,一个乱收费罚款,一个贪官横行,一个新城集团,此刻徐丽珠说新城集团为市里做了很大的贡献,陈兴无疑要对对方所说的话有所保留,即便不去质疑,也不会轻易相信,也许徐丽珠说的没错,市里的干部都要去捧新城集团的场,但这其中的原因是否像徐丽珠说的那般,就值得商榷了,陈兴眼下了解不多,也就不多说。

两人在车里面谈着,没过多久,黄江华就走了回来,上了车,道,“书记,前面马路边是一个乡政府办公楼,叫什么富林乡来着,有很多老百姓堵在了那里,连外面的公路都给堵住了,车辆过不去。”

“这里是属于富林乡的行政区域。”徐丽珠出声说了一句。

“老百姓没事堵在乡政府门口干嘛,把这公路都给堵住了,没警察吗?”陈兴眉头一皱,他发觉这望山市的老百姓是不是有点聚众的天性,上次直接去了一两百号人堵在省政府大门口静坐了,这才隔了多久,又让他碰到老百姓聚集的事件,尽管这次是乡政府,但频发的群众事件说明了什么?

根源是老百姓身上吗?陈兴觉得未必。

“走,我们下车看看。”陈兴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徐丽珠见状,也赶紧跟了过去,后边,张立行等人都还坐在车里,见到陈兴从车上下来,张立行和吴宁等人才跟着从车上下来。

市委秘书长吴宁走到陈兴身边,道,“陈书记,我已经联系了市公安局,让他们尽快派人过来梳理交通。”

“我看前面就已经有不少警察了,这路还是一直堵着。”黄江华说了一句。

吴宁转头看了黄江华一眼,眼里闪过一丝不满,想到对方终究是陈兴的秘书,吴宁神色如常的看着前面,黄江华是陈兴从南州带过来的,和陈兴的关系可想而知,吴宁知道自己没办法对黄江华摆脸色。

“走吧,咱们去看看怎么回事。”陈兴看了看其他人,已经先往前走。

车子堵了约有两三百米长,排成一条长龙,陈兴等人走了好几分钟,这才走到了事发地点,建在马路边的乡政府是一栋三层小办公楼,有个大院子,这会,院里院外都挤满人,连着马路上也是黑压压的人头,把整条马路都给堵得水泄不通。

张立行往前张望了一眼,嘴里说了一句,“现在的老百姓越来越不像话了,给他们三分颜色就开染房,对老百姓的态度就该强硬一点。”

陈兴转头看了看张立行,没有发表意见,只是试着要挤进人群看看是怎么回事,现场的警察不少,不过陈兴是看出来了,警察的人数不多,除了维持秩序,以及防止村民在乡政府里闹事,也干不了别的。

陈兴大致看了一下,这里聚集的村民至少有一两千人。

“陈书记,我看您还是别进去,这些刁民都没轻没重的,也没什么法律意识,要是等下有点什么过激的举动,伤到您了,就不好了。”张立行见陈兴还要往前走,劝了一句。

“张副市长,这是我们望山的老百姓,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如何会是刁民?”陈兴神色淡然的看了看张立行,“咱们干部不是高高在上,而是人民公仆。”

“陈书记,这些老百姓就……就…”张立行张了张嘴,看着陈兴的脸色,想说的话终究还是吞了回去,心里却是嘀咕了一句,装什么装呢,还人民公仆呢,有本事你真去给老百姓做牛做马来着,装什么高大伟岸呢。

陈兴还没走过去,就看见李勇从人群里挤了出来,看到陈兴,李勇呀了一声,“书记,您怎么也过来了。”

“小李,具体是怎么回事?”陈兴看着李勇。

“我打听了一下,好像是什么收费的事,这乡里要建公路,摊到村民头上,家家户户按人头交钱,一个人得交三百块,村民们不干了,上乡里来理论,这不,附近村庄的村民都来了许多。”李勇将自己听到的大致说了一下。

“建公路要村民交钱?”陈兴听得眉头拧得更紧了,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张立行和吴宁、许斌等人,见他们微微有些错愕后,脸上的神色也并没有太大的惊讶,陈兴心里微微一动,其他人似乎都觉得不奇怪,唯独他这个书记什么都不知情。

“书记,我刚才挤进去乡政府里面看了一下,这事还不知道得闹腾到什么时候呢,这路总不能一直堵着吧。”李勇说道,看了下时间,都十二点了,他们还是早上大清早从南州返回望山的,好不容易坐了四个小时的车子,这刚下高速就碰到这么蛋疼的事,李勇这会肚子饿得咕咕叫,他本来就比较能吃,早上七点左右吃的早饭,现在十二点了,午饭还没着落,李勇就差没饿得手软脚软了。

李勇在说话,后面,跟着陈兴等人的苏岩等市电视台的几个人,其中一个正扛着摄像机拍摄着现场的画面,这是的职业本能,看到有,就想拍下来,

心情正不爽着的张立行回头看到时,脸色就是一黑,朝秘书王华成招了招手,低声吩咐了一句,张立行的眼睛盯着苏岩那高挑诱人的身材看了一眼,恨不得将那裹着那具诱人身材的短裙给剥下,为了怕引人注意,张立行很快就移开目光,这里还有其他人,张立行并不想表现出什么异样来。

“拍什么拍,还嫌不够乱吗,给我收起来。”王华成走到市电视台的几个人面前,狠狠的瞪了一眼,低声呵斥着。

苏岩朝同事使了使眼色,示意对方赶紧照办,得罪了这张立行的秘书,可没好果子吃。

现场也就是一片乱糟糟的,吴宁虽然联系了市公安局,但市公安局的警力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此刻这里看上去警力虽然不少,但应该只有区分局和乡镇派出所的民警。

陈兴在李勇和黄江华帮着开路的情况下,终于也挤进了乡政府里面,道路拥堵了这么久,陈兴就不知道这些乡政府的干部在干什么,难道就不知道先安抚老百姓的情绪,把事情先平息下去吗?

乡政府里,一排警察组成了人墙,阻止村民们冲进乡政府办公楼,陈兴听着村民们嚷着凭什么收钱的话,就知道李勇刚才所打听的应该没错,村民们是为了修路收钱的事,望山市经济本就不发达,城里人或许还好些,但农村里面,老百姓的日子也算不得好过,一个人头收三百块钱,听着好像不多,但对于收入不高的村民来说,估计也不是一笔小钱。

此刻旁边有个老汉正抽着旱烟,和身旁一人讲着话,长叹着气,“我这家里,连儿媳妇和孙子孙女算下去十来口人,按人头收钱,一下子要我们交三千多块钱,真要交上去,我这一年种地的收入,都得给拿去大半,谁愿意干啊,凭什么修路得叫我们交钱,就没听过这种道理,今天乡里不取消这个钱,咱们就都赖上了,都别走。”

“李老头,你就别哭穷了,你儿子儿媳都在外打工,听说一年能攒好几万块呢。”旁边那跟老头讲话的人一中年妇女笑道。

“那不一样,小两口在外赚点钱容易呀?那也是一年累死累活下来的辛苦钱,将来孩子不用上学读书了?这乡里收这个钱就没道理,就没听过修公路得我们自个交钱的,又不是咱们叫他们修路,我们干嘛要交钱。”老汉轻哼了一声。

“谁知道乡里这帮王八蛋是不是又想骗点钱去吃喝,反正这次大伙儿都不干了,看乡里给个什么说法。”中年妇女也是气愤不已。

外面的老百姓嚷嚷着吵,而此刻在乡政府办公楼里,乡长柳三安正坐在办公室里喝着茶,一旁的区分局副局长曾维山和派出所所长杨华却是没有柳三安这份闲心,杨华不时的走到外面走廊看看情况,又走回来。

“乡长,这要不取消那个公路钱,估计这些村民不会走。”杨华说道,这也是在变相的劝柳三安,看着外面聚集了那么多村民,路又堵住了,杨华也生怕会出点啥事。

“这帮刁民,越是让步,他们就越得寸进尺。”柳三安撇了撇嘴,想到乡党委书记刘云出去考察,就他一人应付这烂摊子,柳三安神色颇为不忿,姓刘的说是出去考察,还不是去旅游来着,麻痹,他倒是舒服了,突然出现的这破事却是让他摊上了。

“乡长,可这要是不取消,难不成你还让他们一直闹下去不成,这路要是不赶紧疏通,估计连市里的领导都会注意到。”杨华说道。

曾维山此时也赶紧附和着杨华的话,“柳乡长,我看先把这些老百姓给骗回去再说,要不然路这样一直堵着也不行,区里的领导要是等下再打过来问情况,咱们也不好回答。”

曾维山说着,看着柳三安,他做不了柳三安的主,带人过来也是支援乡派出所,生怕出点啥事,柳三安同区长关系不一般,曾维山也是尽量好话好说。

“这些***刁民,这次要是让步了,下次万一要是再征收什么款,他们不愿意交,就又会来这一套,所以不能惯他们的毛病,咱们的态度得强硬。”柳三安冷哼了一声,“待会区里调的武警就过来了,老子就不信收拾不了这帮***。”

柳三安说完,门外有人敲了敲门,乡政府办副主任齐振生拿着一本花名册过来了,柳三安接了过来,随意的扫了一眼,就把花名册搁在桌上,敲得咚咚响,道,“看到了没有,这是所有乡村登记的超生户,全都是罚款没交齐的,妈的,十户有七八户没把罚款交齐,敢闹,老子回头让人照着这本花名册一一收拾他们,不交罚款,老子就让计生办抓人。”

“咳,乡长,这个计生罚款毕竟是名正言顺,但这次收的这个公路钱,事情闹大了怕是不好收拾。”杨华小声的说了一句。

“收的公路款还不是为了修路,这是给乡亲们造福,是好事,村民们现在出钱,将来享受到好处的是他们,我就说这帮刁民没文化脑子又进水了,成天就知道瞎闹,真几把操蛋,一点脑子都没有。”柳三安咒骂着,喝了一口茶,起身走到外面。

看到吵吵嚷嚷的一大帮村民,柳三安也是烦躁得很,拿起花名册,朝齐振生喊了一句,“老齐,给我拿个扩音器过来。”

柳三安将那本计生花名册搁在走廊的石台上,等齐振生将扩音器拿过来了,柳三安扯开嗓子就喊道,“底下的村民你们听着,你们有多少人超生罚款还没交齐你们自个清楚,要是再在这里胡闹,明天我就让计生办下去催收罚款,交不齐的,就别怪乡里抓人,有超生罚款没交的人,你们自个给我离开,要不然等下我照着花名册让人下去一一找人,要是对上号的,哼哼,你们知道是什么后果。”

柳三安在上面喊着,底下登时就一片躁动,不得不说,柳三安这招堪称杀手锏,这农村里的人,多数人穷,但偏偏又喜欢多生一两个娃,超生而且“地球人都在吃”。如果下一个这样的论断:快餐店基本上用的都是地沟油几乎是很普遍的事,这会柳三安这么一喊,原本大家都义愤填膺,很是团结,这会就开始松动了,不少人已经开始往外面走去。

陈兴抬头看着站在二楼的中年男子,他不知道那是乡长柳三安,看到聚集了上千人的村民突然走了一大半后,陈兴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

“书记,这人倒是好手段,一下就击中村民的软肋。”黄江华凑到陈兴身边说道。

陈兴面无表情,没有说话,不过看着村民越来越少,故意堵着路不让车子过的村民也没了,车子已经可以通过后,陈兴也不得不承认甭管对方的方法是不是正确,但村民们至少先散了。

但这些只是表象,陈兴看到的是更深层的东西,乡里要修公路,有什么理由向村民收费?还有,超生罚款,乡里有权抓人吗?陈兴看到的是基层乡政府乱搞摊派和粗暴的工作作风,这些都让陈兴的心情轻松不起来。

楼上,柳三安看到村民们一下子少了一大半,而还有在现场不想走的也被身边的婆娘硬拉着离开,人是越来越少,柳三安脸色颇为得意,早知道这招这么好使,就不用让区里调武警过来了,这帮刁民就是容易吓唬,想跟乡里斗?孙悟空能翻出如来佛的五指山吗?

看到人少了,柳三安也敢放心大胆的下来,现场的警力不少,人不多的话,他也不怕剩下这些刁民能闹出什么事来。

走到一楼,柳三安背着双手,摇晃着身子,走着八字步,背后是曾维山和杨华等人,前呼后拥。

“小小一个乡长就这么大官架子,这要是当了区长或者市长还得了。”黄江华看到柳三安的样子时,撇了撇嘴。

“这才叫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李勇哈哈笑道。

“小李,你这比喻说得不错,哈哈,不过也好像有点不形象。”黄江华煞有介事的寻思了起来。

陈兴看着身旁这两个贴身的工作人员,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没说什么,就见柳三安走过来,呵斥着少数还没走的村民,“你们还不走,想惹事是吗?信不信今晚让你们在派出所过夜。”

“我们又没犯法,你凭啥抓人。”一个年轻小伙子不甘示弱的同柳三安对峙着,终归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边上比他年纪大的人都没吭声,他第一个跳出来了。

“没犯法?冲击政府机关,这就是犯法,把你抓去劳教都不为过。”柳三安瞪着那说话的人,又指了指周边没走的村民,“你们这帮刁民,好话跟你说你们不听,偏偏要让人用强的,你说你们是不是贱骨头?”

“他们要是贱骨头,你是什么东西?”黄江华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许是离柳三安太近了,黄江华的话偏偏被柳三安听了个正着,柳三安脸色登时就黑了下来,朝黄江华走了过来,“你个小兔崽子说什么。”

柳三安骂着黄江华,黄江华脸一下子绿了,骂他小兔崽子?转头看了陈兴一眼,黄江华脸色一阵青红皂白,想要发火,见陈兴绷着一张脸,黄江华胸口翻腾着,强压着怒火,最终啥也没说。

柳三安哼了一声,见黄江华不敢吭声了,这才趾高气扬的抬起头。

“是谁给你们的权力向村民收取修公路的钱?”陈兴看着柳三安,突然说了一句。

柳三安一愣,轻咦了一声,转头看了看陈兴,显然是认为陈兴说话的口气和内容不像是一个农村人能说出来的,再仔细看看陈兴和站在一块的黄江华、李勇两人,柳三安这时才皱起眉头,周边那些村里的刁民都穿着朴素,陈兴等人的穿着打扮无疑显得格格不入。

“有没有权力需要向你汇报吗?狗拿耗子瞎操心。”柳三安冷笑,看陈兴等人穿着体面,他也不出口就脏话。

说话间,柳三安转头看向乡政府门口,看到为首走进来那人时,柳三安眼珠子往外一瞪,险些就掉了出来,那不是常务副市长张立行是谁?

张立行当了四年的常务副市长,之前更是先后担任过丰山区副区长、区长、区委书记,下面的干部,特别是这丰山区的干部,对张立行再熟悉不过,他们这富林乡正是属于丰山区管辖,柳三安没理由不认识张立行。

眨了眨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柳三安赶紧三步并作两步的小跑了上去,对他这小小的乡长来说,这可是天大的领导。

张立行心情并不是很好,一张脸面无表情,刚才陈兴回应他的那句人民公仆还让他心里不畅快来着,现在这路都通了,陈兴不知道是不是还吃饱了撑着,呆在这狗屁这乡政府里面也不知道在干嘛,这时间都快往一点去了,这一大帮人都还没吃饭,急着回市里,陈兴偏偏还没出来。

陈兴是书记,他没走,其他人自然也没人敢先离开,张立行让司机们都去先把车子开过来,省得也把后面的车子堵住了,这会和吴宁、吴斌等人进来找陈兴。

“张市长。”柳三安满脸堆笑,笑容谄媚,点头哈腰的望着张立行。

张立行脚步微微一顿,只是瞥了柳三安一眼,连认识都不认识,估计也只是乡里的干部,张立行懒得理会,径直走向陈兴,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陈书记,这路通了,咱们是不是该走了?十二点多了,很多人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哦,都这么晚了?”陈兴看了下时间,不知不觉都十二点多了,他们在这里耽搁了小半个小时。

目光落在屁颠屁颠的跟在张立行后面的柳三安身上,陈兴突的转头对黄江华道,“小黄,你和卫主任辛苦一下,留下来了解具体的情况。”

黄江华怔了怔,很快就笑着点头,“好。”

说着,笑容阴森的看向刚才骂他小兔崽子的柳三安。

陈兴转身朝外走去,张立行等人也跟着离去,对今天发生的事,张立行一点都没放在心上,乡镇的小事,无非就是一些村民闹事,张立行懒得操那份心。

柳三安愣愣的看着陈兴的背影,听到张立行喊陈兴‘陈书记’时,柳三安脑袋一时没转过弯来,等他回过神来时,那张红光满面的脸一下就惨绿惨绿起来。

陈兴走了,但被陈兴点名的黄江华和卫思达两人没走,柳三安看到黄江华正对着他笑时,没来由的,后背就一阵冷汗往外冒,背脊发凉。

市公安局的警力刚到,陈兴等人已经重新坐上车子上路了,这里虽然是属于市里两个直属区的丰山区,但到市中心的距离其实一点也不近,最快也要半个小时的路程,不过对望山市公安系统的效率,陈兴也没有太好的印象。

回到市区已经是一点多,一行人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张立行本是提议到新城大酒店吃饭,陈兴却是摆手否决,直接让大家到市委食堂吃饭,要直接回家的也可以。

张立行当即就表示回家去了,坐着车就独自离开,多数人也都没有到市委食堂吃饭的意思,纷纷回家去,陈兴看到这个状况,也没说什么。

“妈的,刚来就处处装清高,想给自个立丰碑不成。”车上,张立行咒骂着。

“市长,我看那陈书记怕是不大好相处的一个人。”王华成转头对张立行说着。

“不好相处又如何,这里是望山。”张立行怒道。

王华成悻悻然的笑了笑,没敢再多说,张立行的言下之意是在这望山,甭管谁来了都一样,翻不起什么浪来,涉及到领导之间的事,王华成觉得还是少说话为妙。

徐丽珠还没走,陈兴转头看到徐丽珠时,不由得笑道,“徐局,给你们招商局摆庆功宴的事,我可记着,回头在市委招待所搞。”

“其实都是陈书记您的功劳,我们只是执行陈兴您的指示。”徐丽珠笑道。

陈兴微微一笑,“功劳就功劳,不只是你,也包括这次前往南州的所有招商局的工作人员和其他人。”

徐丽珠听了,笑着点了点头,想到刚才张立行离去时的脸色,徐丽珠有心想提醒下陈兴,对这年轻的书记,只是刚来几天的陈兴已经让她有了不小的期待,作为本地的干部,徐丽珠也希望望山市能越来越好,希望陈兴的到来能给望山带来更多实质性的好处,所以她盼着陈兴能在望山立足,但仔细想想,有些话终归不是她该讲的。

同陈兴告别,徐丽珠也坐车离开,中午两点多,黄江华和卫思达才从回到市委,两人在乡里简单吃了午饭,回到市委后也没耽搁,第一时间就进了陈兴的办公室,黄江华和卫思达两人谁都先开口,卫思达看了看黄江华,想让黄江华先说话,黄江华同样看着卫思达,卫思达是主任,黄江华似乎是想让对方先说。

“怎么, 让你们留下来了解情况,都没话讲?”陈兴笑着看着两人。

“卫主任,还是你说吧。”黄江华笑了笑。

卫思达瞥了黄江华一眼,他不想说的,黄江华偏偏甩给他,见陈兴看着他,卫思达道,“陈书记,富林乡是要修筑乡村公路,因为乡里缺少经费,区里也没有拨款,所以就让沿路所经过的村子,家家户户按人头交三百块作为修路费,乡里会尽量将公路都修到每一个村子里。”

“修路没经费就能随便向老百姓乱收费吗?简直是乱弹琴。”陈兴拍着桌子。

卫思达看到陈兴发怒,说了几句的他也闭口不言,类似富林乡这种事情,并不少见,其它县乡有很多地方都这么干,并不只是富林乡,不过这些事情他却是绝对不会主动跟陈兴讲,有些事情,陈兴看不惯,他却觉得正常,没啥好大惊小怪的,当领导,这么较真干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岂不是更好,有本事你去给市里搞钱来。

心率失常
小孩子健脾开胃的食物
深圳开锁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