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盐城娱乐新闻网!

注册 登陆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亵渎 七日之书卷 第六日 救赎(三)

来源:盐城娱乐新闻网 浏览数:0次查看 发布时间:2020-01-22 03:30:52

【导读】亵渎 七日之书卷 第六日 救赎(三)午后的太阳懒洋洋地照耀着美丽的精灵谷地,为周围郁郁葱葱的森林涂上了一层温暖的淡红。四周的山岭十分寂

亵渎 七日之书卷 第六日 救赎(三)

午后的太阳懒洋洋地照耀着美丽的精灵谷地,为周围郁郁葱葱的森林涂上了一层温暖的淡红。四周的山岭十分寂静,不过谷地中的精灵们都在急匆匆地穿梭来去,显得忙碌非常。

谷地中央的浮空神殿周围,已经浇铸好了数百个足有一米见方的巨大魔法符号。这些魔法符号做工极为精细,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各异的魔法光泽。每一个魔法符号都是由不同的珍稀金属又或者是魔法原料打造而成,且不说这一魔法阵设计方案的价值以及制造这些巨符所耗费的不可思议的手工,单是这些魔法符号所用的材料本身,又岂止价值连城可以形容?就算是三大帝国,也绝无可能拥有此等财力制造出如此奢华至极的一个魔法阵来。

此时每一个魔法符号上,都坐着一个精灵。这些精灵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都身披素淡长袍,垂首冥想,一动不动。只是许多精灵都现出疲惫之色,显然已经冥想了很长时间。偶尔,会有一个精灵坚持不住就此倒下,这时这个精灵就会被抬走,又有一个新的精灵过来补上他的位置。

每一个被抬走的精灵都已奄奄一息,完全不是单纯的疲累过度。他们的生命力看上去已接近于干涸,甚至于有些精灵尚在半路上就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面对着一个接一个倒下的同伴,精灵们没有悲伤。他们脸上有地只是崇敬和圣洁,平静地面对着同伴们的离去。

这是这些精灵们的宿命,在他们漫长的数百年生命中,所作所为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天的这一刻。

一颗颗魔符就似是一张张无底的巨口,无止无休地吞食着精灵们地生命力,并且透过无形的络,将其汇集输送到浮于空中地神殿中去.空中神殿散发着淡淡的光辉,各色光晕柔和地流转着,显得神秘,瑰丽而又庄严.它发出阵阵低沉而又悦耳的鸣叫声,似是在歌颂着这一神圣而庄严的时刻.

在群山环绕的精灵谷地,在这悲壮而圣洁的时刻,谷地一角还是有一个并不和谐的角落。

精灵谷地中有一座并不起眼地小楼。里面时时会响起一声凄历的叫喊,还有声声清脆的金属敲击声。不过小楼被一道无形的魔法结界给整个笼罩了起来。没有一丝声音能够传到外面去,因此楼内的喧嚣分毫没有惊扰到楼外神圣的仪式。

小楼的二楼是一个空旷的厅堂,中央摆放着一张红水晶台,上面锁着一个眉目清秀、高大而健美地少年。少年全身赤luo,手足都被刻着重重铭文的钢钉穿过,钉死在水晶台上,可是钢钉穿处。完全没有一丝血迹。

在水晶台边,有一个忙忙碌碌的精灵少女。她长发随意地挽在脑后,美丽的脸上渗着细细的汗珠,看上去极为诱人。她忙个不停,脚边堆放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魔法材料,时不时会俯下身,从中大翻大捡一通。她右手中握着一个白金锻造地小锤子,左手若蝴蝶般上下飞舞。不管从脚边的杂物堆摸出什么,她都只是信手一搓,那材料就会立刻变成同样材质的一枚精致的小凿,其造物手法的神妙,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

她挥舞着白金小锤,在少年的**上不住地凿着花纹。奇异的是。少年身躯全然不似是血肉之躯,与小凿的每一下碰撞,都会发出铿锵的金属撞击声。随着小凿不断的移动,少年地身体上不断地飞溅起金属般地粉末。这些粉末一离开身体,就发出熠熠光辉,然后在风中燃尽。

少年全身都在抽搐着,难以忍受精灵少女对他施加的酷刑。但他似是对少女畏惧之极,咬紧了牙关,一声也不敢吭。可是加诸于他身上地痛苦似是非人所能忍受,因此每过一会。他就会忍不住惨叫几声。然后在精灵少女愤怒的注视下,又强行闭嘴。

当他又发出一声惨叫时。那少女终于忍耐不住,用力在少年身上狠凿两下,痛得他差点闭过气去。然后精灵少女才怒道:“叫什么叫!这么点痛都忍不了吗?要是让那些闲得没事干的诸神知道我生的儿子会这么没出息,你让我的脸面往哪里放?!”

少年吓得浑身一颤,咬紧了牙关,再也不敢多叫一声。

精灵少女盯着少年左看右看,喃喃地道:“长得跟他一点也不像……哼,你要是有你父亲一半的狠劲就好了!我也能拿你去和那些闲得发慌的神们炫耀炫耀啊!现在可好,我还得想办法瞒着他们!”

少年想说什么,但与精灵少女的眼光一接触,吓得又闭上了嘴。

精灵少女仔细地看了一遍少年的身体,忽然叹了口气,道:“你不要怪妈妈心狠,你的身体虽然强悍,可是还是抵抗不住位面之间虚空的撕扯。如果我心软一点、你的体纹没有刻印完整的话,那么你在无休无止的飘流中,总有一天会被空间中的风暴给撕碎的。妈妈知道,在飘流到下一个站点之前,你还不知道得忍受多久的孤寂。不要紧,妈妈会将这个拥有创造之力的锤子留给你,你实在忍受不了寂寞的时候,可以试着造些东西出来陪你。”

少年鼓足了勇气,开口问道:“妈妈,为什么我一定要飘流呢?空间风暴中很冷的!”

精灵少女沉默了一下,然后又叮叮当当地敲打起来,一边轻叹道:“不这样的话,你怎么会逃得过最终的审判?”

“那妈妈不能陪我吗?”少年怯怯地道。

精灵少女摇了摇头,又幽幽地叹息一声。

小楼的隔音结界看上去只是用来防止楼内的声音外泄,楼外的声音依然可以传入。叮叮当当的敲击和偶尔沉闷的痛呼声交织在一起,窗外的精灵们又吟唱起了低缓的圣诗。楼内楼外两种完全不和谐的声音结合起来,竟让人感觉到一种难言的忧伤。

终于,精灵少女刻好了最后一处纹路。她默默地祈祷了片刻,用力拔出了钉在少年四肢上的钢钉。钢钉留下的伤口飞速愈合,没有留下一点痕迹。不过那少年看起来也耗尽了力气,躺在红水晶台上,动弹不得。

精灵少女将手中的白金小锤放在少年的胸口,伸手在空中一点,纤纤指尖触处,有无数水纹荡漾开来。

她双手轻挥,少年的身体就冉冉升起,飘向了那片片水纹。

少年动弹不得,无助地望着精灵少女。他的目光中起初充满了恐惧与彷徨,可是当半个身体都没入了水纹时,他已然挥去了怯懦,眼神中留下的只有依恋和不舍。

精灵少女突然捂住了嘴,生生将哽咽堵在了喉咙里,可是她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少年转眼间就整个没入了空间水纹。那一波*荡漾着的水纹越来越弱,很快就消失了。空旷的厅堂中,只余下了那一座红得耀眼的水晶台。

谷地中,在一个个匆忙来去的精灵中间,还有一个悠然穿行着的身影,正是修斯。只是他那洒然的神情与整个精灵谷地的庄重气氛显得格格不入。

修斯忽然感觉到了什么,转头望向了谷地角落里的小楼,然而快步向小楼中行去。

转眼间,修斯已经登上了小楼的二楼。他看到了红得异样夺目的水晶台、满地零落的魔法材料,以及那怔怔站着的精灵少女。

“艾菲儿!”修斯微露惊讶之色,道:“你怎么回来了?”

艾菲儿迅速擦去了眼中的泪水,转身道:“怎么,修斯长老,难道我不可以回来吗?”

修斯道:“这当然不是。不过你当时读完了希洛之书,我以为你已经回不来了。”

艾菲儿皱眉道:“原来是这样啊……”

她飞快地从怀中取出一本装桢精美的厚书,递给了修斯。同修斯一样,外人也完全看不出这本大书是怎么藏在艾菲儿怀里的。

艾菲儿道:“那,这本希洛之书还给你。前面写得很有道理,可是最后一页完全就是在骗人啊!”

修斯大吃一惊,问道:“艾菲儿,你怎么知道希洛之书的第七页有问题?”

艾菲儿飞快地道:“诸神不是万能的,而艾菲儿无所不能。其实这句话只要想想就知道根本是不可能的。可是第七页上附带了太多各个位面的讯息,这就是力量,不可思议的力量!不论我想做什么,只要想一下就可以实现,害得我差点真的以为自己已经能掌控一切了呢!真要被最后一页给骗了的话,我最后一定会变疯的。”

修斯眉头微皱,问道:“艾菲儿,你那时的力量非常微弱,会发现很多事情并不会依你的心意而动,所以迟早能知道第七页的问题。但这件事只有你自己去领悟,别人完全帮不了你。按理说,你不可能这么快就看透希洛之书的秘密啊!”

艾菲儿展颜一笑,笑得灿若星辰,道:“这很容易啊!因为我第一个想法就是,让写这本文字更新最快……】@!!

怎么查有没有血栓
泰安治疗牛皮癣费用
云香祛风止痛酊用法